莱屿今天也在摸鱼

——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泽丘墟。

【杂谈】爱について

#江青雪深夜清晨脑子放空的产物#

  什么是爱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追寻了很久了。

  众人口中的爱有不同的样子,这令我非常苦恼。

  有人说,喜欢是放纵,爱是克制。喜欢是自私的,而爱是无私的。

  有人说,爱是你愿意为一个人毫无保留地、无条件地付出。

  有人说……

  就算把这些全都叠加在一起,结果也只不过如盲人摸象一般,得出一个似是而非的形体。

  毫无用处。

  所以我决定先寻找我爱的人。

  父母亲人不必说,可是,爱是怎样在我们之间表现的呢?好复杂啊。

  那找个简单点的吧。朋友?

  嗯,友爱倒真没有那么复杂。

  我是不是爱着她们呢?答案是肯定的吗?

  不确定,但是我确定我喜欢她们。

  只是和她们待在一起,就算两个人做的事毫无交集,也感觉心中被一种温柔而甜美的气息包裹着,很安心很满足,也很快乐。

  用这种很矫情的词形容这么美妙的感觉真是很抱歉,可是这是我能想到的最贴切的词了。

  但是别人说怦然心动只能说是喜欢。

  他们说,有付出有行动才是爱。

  那我有过什么行动呢?

  似乎,比较,微不足道……

  我还记得布丁味的棒棒糖,软糖果冻,上好佳洋葱圈,不喜欢吃巧克力和辣,超爱吃甜,喝奶茶睡不着觉……

  等等,全是吃的,换一批。

  那就……喜欢撸猫……每天一定要跑步……

  我突然脑子断片了。除了食物之外我居然想不到什么特殊的。我连她们喜欢什么颜色什么香味等等都不记得。

  或者说是不知道。

  我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对一无所知的愧疚。

  我又做过些什么呢?

  深夜陪聊谈人生,隔空答疑,指导做题,分享零食……

  都是些不足挂齿的小事啊。谁都可以做到的。

  那我有什么理由说“爱”呢?我有什么资格说我爱她们呢?

  只不过是内心张扬肆意的喜欢罢了。远远称不上“爱”这个神圣的词。

  那对家人呢?

  做家务,偶尔会为他们带点东西,吃的要三人份……妈妈不喜欢吃面吃饺子……

  ……他们记得的关于我的却是数倍之多。

  看来我还没有足够的,爱人的能力。

  那么,希望我终有一天能知道我的爱是怎样的,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请让我知道——

  怎样去爱一个人。

  当我学会爱的那一天,我想,我应该已经是个温柔而坚韧的人了。

  这正是我所期望的,内心的样子。

  
        ——愿我,也愿诸位,最终能成为自己期望的样子。
  

不行这个脑洞太吸引人有人来写这个梗吗

占tag十分抱歉!


做梦梦到的,不知道是不是同人文看多了所以受到了启发,那么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从来不写同人……自带OOCdebuff所以请认领走这个梗吧qwq虽然写了这么多大概情节已经出来了但是还不够好不够完美!希望能有人来补全这个脑洞……


真是个神奇的梦……


内容有模糊部分自行脑补,结尾比较清楚,第一人称视角。




我是一个委托公司的职员,一天,我接到一单匿名委托,委托人希望得知ta的大学同学曾经喜欢谁。


我去搜集了委托人指定的人的资料。他叫叶秋,在大学时代也是个人物,是学生会主席,成绩优异。


而在大学时,他身边有两个人和他十分亲密,一个是“全民女神”校花苏沐橙,另一个是学生会副主席喻文州。


我先去找到了喻文州,说明来意,他平静地笑了,说:我不是他,不了解他到底喜欢谁,那么,你愿不愿意听听我印象中的他?


我自然答应了。


(此处省略文州自白和对另一些和叶秋关系很好的人的访问结果,大致内容是他曾经和叶秋是好朋友,很好的那种,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个误会,然后两人闹翻了。文州没有说的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向叶秋解释清楚叶秋因事故死了。告诉“我”这件事的人都说喻文州好像根本忘记了叶秋的死,只是觉得叶秋疏远他之后和他失去了联系。而且因为叶秋在自己生活里的消失他发现自己其实是喜欢叶秋的。省略的原因……因为我根本想不出那个误会和事故究竟是什么好……到底是发生在大学期间还是毕业后想不好)


(我通过种种渠道了解到了叶秋并没有死,叶秋不是他的真实姓名,他用回了本名叶修,现在是xxx公司的老板,至今单身。那家公司自开业以来就迅速占领市场份额,是业界翘楚。公司的经营理念也十分特别。老板独特的识人方法在行内倒也有名气。)


(然后我去叶修公司应聘他的助理,一段时间后在下班后与他的几句聊天里我假装随意好奇地问了他关于他大学时的情况,我发现他把很多细节记得很清楚,唯独关于喻文州的一切他都没有记住。他说不记得有学生会副主席,因为他入学时是落单的那一个所以住了单人宿舍……)


(其实这段时间我对于喻文州的单相思有点同情,于是我向叶修摊牌说明意图,一开始叶修还装傻说自己不记得认识喻文州这个人,后来我把当年的真相说出来,并且表示是在他的很多个朋友那儿了解到的。然后……理所当然一脸复杂的神情)


(第二天我去上班,叶修和我闲聊几句,说自己打算结婚了。我惊讶之余忍不住问一句,难道您就不喜欢喻文州先生吗?)


“我们曾经也在大学时追过偶像,去买了露天演唱会的票,好不容易才刷到票,但是后来却都把它给了其他女生。回来后我就开始胡思乱想,想我到底喜欢谁。喻文州这个名字是最先出现在脑海中的。


“现在想想,当年或许我是喜欢他的。如果当时我脑海里出现喻文州这个名字时,我确定了这个想法,恐怕我已经和他在一起了。但是……我终究是让那个名字从脑海里溜走了。


“现在你提出这个问题我并没有感到唐突。或许,我真的要想想,我究竟有多喜欢他?”


(然而中间我并没有梦到什么剧情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走在桥上。


“少天,你看,那个人是不是很像叶秋?”


“嗯。”黄少天不忍拂了他的意,便应下了一声。


对于这位传奇的前辈,黄少天倒是有耳闻,可也只见过几面。


这么多年了,老师……好像永远都记不住叶秋前辈已经去世的事实,即使告诉他了,他好像也很快会忘掉。黄少天默默想着,平日里向来多话的他居然沉默了。


“嗨,打扰一下。”


喻文州愣在原地。


(然后?哈哈哈,我相信你们的理解能力。)






说是想不到不如说是梦的前半段太模糊……背景也没有确定下来。如果事故是毕业之后的话其实大学可以改军校写警局梗……那么矛盾就不好写了……


在一个群里求助的时候被人问到cp才发现攻受向一•点•都•不•明•确


下午睡了懒觉,一觉醒来还迷迷糊糊的一回忆起做了这个梦马上就精神了……然后就想写成文。想改写成第三人称,我悲哀地发现我连“我”这个角色是谁比较好都没有想好,前面那堆关于“我”的身份和为什么会接触到这些的理由都是我临时胡编的……


做梦到最后两人相逢,镜头居然神奇地从连续的动画变成了漫画分镜,还是半上色的线稿。


啊啊啊从来不写同人文的我实在不想毁啊,特别是我的确很喜欢,不管是叶喻还是喻叶。为了避免严重ooc这些年我都在写原创……我脑洞也不够大。所以求认领这个梗!


如果真的没有人愿意写,那我只好开学之后攒点文力再自产自销了……【摊手】【邓摇.GIF】


【连我自己也看不懂的】小短篇

就这样,小短篇,文笔渣,lo主发神经的成果。

算是与 @早已看穿一切的蓝言 的联文……?算是前传吧^_^ 世界观什么的真心想丢去喂狗。会有(看起来像)苏的角色。

女主?那是什么?不想弄个主角光环了啦。

GLGLGL 重要的事说三遍,当然你可以把它看成姐妹闺蜜情怀。

有借鉴神话故事,但是根据情节需要做了(或许大幅度)改动,毕竟这是一个没有人类的世界╮(╯▽╰)╭

慎入,慎入,慎入

她醒来的时候,眼前是大片的银白。

这是哪里? 她试着活动了下身子,转转头,眼前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白,在刺目的阳光下反射出强烈的白光。

哦,是在雪中啊。她反应过来,从柔软的雪堆里站起身。

远处群山连绵。此处阳光普照,那边的顶峰上却是漫天星斗。唯一不变的,便是那纯净而刺目的白。星星点点的雪花从空中纷纷扬扬地落下,被强劲的风吹得漫天乱舞。

我不是死了吗? 头有点疼,慢慢地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她在雪地里又坐下。

主宰命运的神却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创造生命的神也抓不住自己的“生命”。

罢,反正神本来就没有“生命”,更无“命运”。

不能被打败,是因为根本无从打败。既然不存在不可打败之物,那么他也就不存在。

那么,不存在的生命,又是怎样被无情地抹杀的?

“哎,小红雨,不要在意这些问题啦。看,月亮出来了,就要升上天顶了呀……”

耳畔仿佛回荡着启明幽幽的声音,她回过神来。

刺目的日光已经可以用肉眼分辨出相比之前转过了一个角度。原来,这么久了。

天顶没有月亮,身边,也没有谁。

她终于下定决心,站起来,朝远方那更高的山峰走去。

松软洁白的雪地上什么也没留下,仿佛她未曾存在过。

结构精巧的楼宇门楣上,“红雨楼”三个字笔力遒健得仿佛要深深嵌入那暗色的檀木牌中,墨黑的字迹毫不张扬,但走近看,又如满树桃花一般璀璨夺目。

千年,万年,还是数亿年?她记不清了。

她等待了这么久,终是等到了一位来客。

她的继承者被选定,神格屈居于凡躯,最后的光芒终被封于灵魂深处。

忘川河畔,奈何桥上,她终是来到了这个曾经绝不会到达的地方。

红雨楼旁四月飞花的桃树啊,向下延伸,终是扎根在了地府。每年的落花,也随着洛河一路飘入归途之海。

接过一碗桃花酿,她有点犹豫。

用忘川河水与归途之海的花瓣酿成的桃花酿,能抹去一切因果情缘,三世缘即成过往云烟。

就这样忘了么? 虽然,她们注定会在阳间相见。但是,命运被斩断,纵使相逢,是否会有交集仍未可知。

“再不喝就迟了!”被恶声恶气地催促,她思索了一下。

三生石上看不到她的前世今生,命运,是有,是无?

“神本无命亦无运。小红雨,既然永生,就要抛弃未来和过去。”熟悉的声音若有若无响起在耳畔,又好似雾气一般被风吹散。

启明姐姐,你是在提醒我么?

桃花酿终究没能摧毁她的神格和回忆,她只洗去这一世的记忆,飘飘然走过 。

忘川彼岸,曼珠沙华盛开。

果然,我们还是不会分开。

爔晦、景,还有启明,等着我喔。

神存在的意义,本就不是掌控世界,而是守护世界的秩序。

踏着血红的彼岸花,她轻轻一笑。

今天是春彼岸的最后一日,马上,这绚烂的花,就要凋谢了。

================================================

最近深井得厉害Orz可惜文力依然上不去

为了写这篇我居然去求了好几个群主禁我言我也是蛮拼的【烟】

小说人设•苏霖灵

今下午不知怎么的做着做着竞赛题脑海里就浮现出自家小说里一学霸妹子的礼服装束,忍不住速撸了一把......
果然手机摄像头不好是个大问题√

上课时冒着巨大风险撸了一发脑洞√这课桌桌面全白简直是天然画板,只不过有很多划痕呢好可惜......双子两生花,性格反差把自己都萌到了www